ИНСТИТУТ КОНФУЦИЯ № 4 (31) 2015 - page 64

书海泛舟
的表现手法。他让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这里
是一对农村夫妇的离婚)具有了重要意义,而主人公
李雪莲不知疲倦的上诉成为自己家乡大小级别官员的
噩梦。她想要报复和她签署离婚协议(为了逃脱生二胎
的罚金)后突然娶了别的女人的丈夫。李雪莲想以法院
上诉的形式折磨前夫,让他痛苦,却引发了20年的接连
上诉。
受欺辱的李雪莲遭遇了更高领导层的蔑视和粗暴
的对待。她好不容易在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来到北京,千
方百计找到了相关的政府官员,她的申诉被一个国家领
导所了解后对她家乡省的领导作出了处分。
关于亲近人民,听取民意的话小说里每个官员都在
说,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并不关心案件真相,李雪
莲所有的申诉理由都引不起任何人的关心。官员们害怕
她的不可预测,固执和随机应变的能力,这使他们陷入
了困窘,让他们在上级面前无法交代。
在构造小说情节时刘震云发挥偶然性事件的作用,
通过描写人物内心的感情冲突使情节紧凑丰富。因此,
在小说的结尾,官员们的恐惧到达了白热化的程度,似
乎李雪莲的北京上访之路已经毫无障碍。然而此时她
却突然病倒,被送到乡镇医院急救。情形又一次扭转为
对官员们有利,而类似的转折在小说里不止一次的发
生,极度吸引读者的注意力。
荒谬和怪诞是作家最爱的写作手法,刘震云在自己
所有作品中都积极的运用这种表达方式。这在他的长
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和小说《故乡相处流传》中表现
的最为深刻。
不论是什么时代,官僚作风都是要受到批判的。这
就是为什么随着李雪莲在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申诉自
己的案件实情导致了一大批官员的落马。她的行为让所
有人心生畏惧。李雪莲激进的尝试打破了官员与人民之
间的高墙。刘震云所讲述的故事看似荒诞,同时却恰恰
反映了中国的某些实情。
这本书以我们的真实生活为基础写就的。文学作品
的译文给了外国读者机会,使他们能更好的了解中国的
政府机器是如何运作,让一个庞大的经济聚合体运转。
刘震云指出的正是这个运转机制的薄弱性,“蚂蚁可以
吃掉大象”。
小说结构以普通人的愚笨表现作为支点,似乎他们
是如此容易被欺骗和愚弄,然而李雪莲以自己的证据迅
速地将官员们逼近了死胡同。他们曾企图说服李雪莲放
弃持续的诉讼,因为这正是让他们最为不安的东西。
与封建时代中国不同的是,现代中国的官员们受制
于一系列法律,因此他们无法对受害者进行肉体上的摧
残和直接的恐吓。作者认为,体制的薄弱性在于权力与
人民的脱节。人们认为李雪莲伤风败俗,早就失去了对她
的信任。人们早就不像几十年前那样简单与天真,他们
已经有了有计划的行动和抗议的方法。在裂开的口袋上
缝针掩饰已经不再容易。体制的薄弱不断腐蚀着政府机
构。可能李雪莲早就明白,官僚问题由来已久,她能做的
只有嘲笑。
刘震云在小说里加入了一些传统元素。以传统文学
中案件作为小说流行的要素,在调查的过程中设置各种
阴谋。然而与传统案件小说宣扬包拯的智慧与公正不同
的是,这本小说反映的是李雪莲作为人民群众反抗官
僚阶级。除此以外,这本书中主人公被称为当代的“小
白菜”,将她与封建时代一大冤案的女主角相对比。
在小说《我不是潘金莲》中,刘震云的老练表现构
建了极具吸引力的情节。这本书几乎没有现代作家在详
尽构建小说结构上能力的不足,以及叙述的干枯紧巴与
词汇缺乏的缺点。刘震云可以很好的将艺术夸张与想象
和社会生活的现实细节相融合,他的作品对小说改编影
视作品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提供了丰富的经验。
不得不承认,刘震云用富有表现力的语言,生动的
情节和鲜明的人物性格特质使官僚阶级与农民的特质与
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真正地为人所了解,引人入胜。
n
孔子学院
(中俄文对照版)
n 
总第31期 2015年7月 第4期
62
1...,54,55,56,57,58,59,60,61,62,63 65,66,67,68,69,70,71,72,73,74,...84
Powered by FlippingBook